2008年12月27日 星期六

野山水雲

在最後一天最後幾小時, 我趕上吉諒師父的展覽, 被ray耽擱了一下, 只好帶著Joanne這搗蛋鬼一起去. 還好她除了每三分鐘就要喝水, 倒水外, 鬧得我無法好好看之外, 沒惹什麼嚴重的事出來. 對了, 有一次她差點用手摸到師父掛得低一點的作品, 嚇出我一身冷汗.

DSC01119

我是個庸俗的人, 不懂太多東西, 像懷素的自敘帖, 在金庸小說裡面讀過才知道有懷素這個人, 至於他寫什麼我實在有看沒有懂, 所以我喜歡看大字一點的, 如這野山水雲, 看起來真有野外看山的味道, 師父除了書法之外, 畫畫也是一絕, 我每次看他的展覽都會想要請一幅回家, 奈何阮囊羞澀, 我一直在想, 彭老該我的那筆本來是要挪去買朱師傅的唱頭放大的. 是不是該改來請一幅師父的作品呢!

吉諒師父的網頁在此.

3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嘿!

你嘛好阿!人家是"野水山雲",你給人家改成"野山水雲"。

要打屁屁!

phil
 

LUDWIG 提到...

挨呀!

我不是自己承認沒學問, 看不懂了嗎? 那個山跟水真的有點給她分不出來.

好啦! 屁屁留給師父打.

phil 提到...

 
新年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