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14日 星期日

戴教授的提琴研究

有篇文章說,stradivari製琴秘方關鍵在塗料而非木藝。我的回應是,


這些事情我跟台大戴桓青教授談過幾次,而我多半以 Speculation稱之。


小提琴測量方式多半是機械觀點的做法,有興趣者可以去看Physics of violin這本書。以我自己非常個人的觀點來看,樂器的量測不可以忽略它被使用在演奏時的狀況,識者會說那樣子混入人的因素,而人是一個不準確的因子,所以數據與實驗不具客觀與可重複性。但是樂器之所以為好樂器,在於它與演奏者的互動,我的琴今天狀況好不好,我播一播弦是無法深刻知道的,只有在一個曲子彈下來才知道,尤其是困難一點的曲子。有趣的是,即使是出名的小提琴家,也不容易辨識一把琴是否真是史琴。但是我們也不能否認,現代的琴,有些聽起來確實像是史琴。但是,現代琴要過50~100年,我們才知道他是否還是像史琴,如此,評估才有其可信度。


我還在期待創新性的量測與評估方式出現。


以我最近專心在鑿木頭的過程中了解,木頭實在是一個不容易理解量化的東西,由其是當他跟發聲機構有關時。所以要我承認木頭在裡面扮演的腳色不太重要這件事主觀上我比較難以接受。


戴教授之不務正業,令人敬佩,同行中有此不怕死的知己,幸甚。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