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25日 星期三

鏡中鏡

鏡子裡的我看著鏡子裡的自己

我把鼻子用力的貼近鏡子

想看清楚自己,

喔! 其實是鏡子裡的自己

可是無論如何

自己的臉還是看不太清楚

清楚的是鏡子裡的自己的喜怒哀樂

這邊的鏡子裡的我跟著一起或喜或悲了起來

那邊的鏡子裡的自己也跟著一起或喜或悲了起來

這邊的鏡子裡的我在那邊的鏡子裡的我也跟著一起大喜大悲了起來

那邊的鏡子裡的自己在這邊的鏡子裡的自己也跟著一起狂喜狂悲了起來

這個Nested Loop就這麼不斷地呼叫自己

鏡子們裡影像雖然越來越模糊

鏡子們裡的人卻越來越不能控制自己的一切

終於到了風捲殘雲的那一天, 鏡子裡的色身終於崩離了

不過鏡子還在

裡面還留著前生的記憶

下一次, 這色身再來時

他的樣子還是不清楚

不過愛照鏡子的習慣一樣沒變

所以, Dangerous Nested Loop又開始了.

直到那一天. 那個我決定打破鏡子.

因為, 我體會到, 鏡子與鏡子裡的我

沒有來的, 也

沒有去的.

有的不過是月運與岸移

雲不必駛, 舟不必行

雲也可以駛, 舟也可以行

沒什麼事情.

ConcertAfterKremer

第一次聽到這首曲子是在彭老那邊, 聽完非常感動, 不過這張唱片並不好找, 所以我要是到台北彭老那邊, 往往會要求聽這張唱片. Kremer與其前夫人的合作, 動人心弦, 這麼簡單的幾個音符所帶來的震撼卻那麼的強大, Arvo Part這種運用音樂裡最簡單的元素, 不斷地重復稍有變形的自己, 構築出一個又一個看似寧靜的世界, 或者說, 一面面澄淨無比的鏡子.

但是不管鏡子如何澄淨, 反射再反射的結果終究會漸漸模糊掉, 如人對久遠前生的記憶的印像般, 那深藏在第七或第八識裡的東西, 常人怎麼探索得出呢?

鏡子不會自己有情緒, 世界不會自己產生煩惱, 可是看鏡子的人會, 或者說身處這個世界的我, 七情六慾可重了, 再加上無始以來的殘影, 造就我們這一生, 下一生, 以及無限的來生.

除非哪一天你懂了.

後來, 彭老的這張唱片實在是舊了, 我心裡不好意思, 所以努力上網又為他買了一張.

又後來, 我發現ECM出了下面這張唱片, mirror in mirror也收錄其中.

ALINA_Arvo

這錄音一樣非常好, 不過拉的人用比較平穩的方式來拉, 不像Kremer在細微處做出轉折, 而拉的時候又常用似斷非斷的方式來拉, 乍聽之下以為Kremer的技巧不好, 但多聽幾次以後, 會體會出Kremer之所以這樣做的原因. 雖說如此, ECM這張一樣很傑出, 觀點不同而已. 我平常把它放在iPod裡.

這曲子對我後來有一段小插曲. 我有一次在法國開會, 在一次現代舞的表演裡就用這曲子當配樂. 舞者是兩位身材一模一樣的男舞者, 一著黑, 一穿白. 對應到兩面鏡子的關係, 當然也是兩個人的關係. 同性戀的暗示當然極濃厚, 不過不露骨. 舞技非常好, 是那天一堆大部頭演出裡惟一的小作品, 不過, 我對這舞的印象最深刻, 多半因為是用了這首曲子吧!

註 1:

Nested loop 用recursive的方式 來實做是非常危險的

一個不小心, 在久遠過去代表關機重開

所幸現在的機器比較好

Kill掉這個Process就好了.

不斷Kill掉Process終究不是好事.

註二:

鏡子裡的色身

鏡子裡怎麼會有色身? 水中怎麼會有月亮?

 

2 則留言:

大俠 提到...

Mr. Ludwig

最近市面上出現一個鏡中鏡的SACD版,片中收錄以小提琴、中提琴與大提琴分別演奏此曲,相當有意思,同一首曲子聽三次......

ARWEN 提到...

ECM這張是cello跟violin都有, 兩段的violin拉法不同, 是同是SPivakov. 我對viola的很有興趣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