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13日 星期五

從哪裡爬起來不重要, 重要的是要爬起來

Leon Fleisher從來都不是我心中排名裡會出現的鋼琴家.  可是八歲辦獨奏會, 九歲拜許納貝爾為師, 不到20歲獲比利時伊莉莎白國際鋼琴大賽首獎. 這份量應該夠吧! 沒注意到他是因為很少聽過他.

beethovenPCsFleisher



原因是Fleisher37歲右手指病變, 自此只能彈左手的曲子, 後來也多次復出, 但是評價都不好, 他也曾經轉指揮工作, 但是大家也應該沒聽說他在指揮的路上有傑出的表現. 但是他在音樂教育上的工作卻很傑出, 自己不能彈, 教出的子弟卻也不少.

2006年我到巴黎IRCAM參訪, 晚間朋友問我要做何消遣, 我回答想聽音樂會. 當晚有希拉蕊韓與Fleisher. 朋友說前者徒有虛名, 其實連技巧都不行. 當晚節目單特別說是Fleisher的雙手, 還以他的右手照片為宣傳照. 當晚以Schubert 960為主軸. 我不知道當晚他滯澀的步調是因為故意的還是手傷的結果, 可是讓人有看魏碑的那種感覺, 或者說是大巧不工, 質樸的感覺. 有一點點我最喜歡的Curzon版的左手的樣子, 但是右手把旋律帶向我前面講的樣子, 很特別, 這像是一個歷盡滄桑的老哲學家所要說的話. 我很慶幸我當晚選的是這一場演出.

於是我回台後, 買了他與賽爾合作的Beethoven Piano COncertos. 賽爾的指揮沒話說的棒, Fleisher也如我所料並不能與我心中如Backhaus等大師一樣讓我激賞, 不過與任何與他同年代或晚近的鋼琴家相比, 一點也不遜色, 他也許不像波里尼一樣絢爛, 但是他有他自己的語法, 這語法在2006年的演出也依稀存在. 然後蛻變成更成熟的味道. 這套唱片假如不含運費, 不到美金18元. 他們伴我度過好幾天的工作, 我非常喜歡這演出. 也因此越來越喜歡塞爾.

相對於Fleisher, Judd與Ogdon的例子根本不能算是跌倒. Fleisher跌得算重了, 可是他不僅可以從別的地方爬起來, 還可以從跌落的地方再爬起來. 除了教育家之外, 也重新以鋼琴家的身份讓世人認可.

4 則留言:

Max 提到...

這個版本給我最大的印象,
是賽爾指揮下的克里夫蘭交響樂團,
那麼的井然有序,威嚴自信,
心中也猛然冒出一句布袋戲裡的台詞:
果然是「一流ㄟ」。
Fleisher的部分,印象倒是模糊了,
再來給它重聽看看。

ARWEN 提到...

賽爾指揮下的克里夫蘭交響樂團確實是令人印象深刻, 與他合作的音樂家要是不能融入樂團的話, 我想是無法跟他合作的. 其實連大歐跟他合作的情況也是如此.

可惜他多在CBS, 錄音不能有其他公司的那類美感, 雖然CBS直接粗曠的聲音還是有特色啦!

大俠 提到...

Fleisher的960已在Vanguard出了CD,其音效相當驚人。

ARWEN 提到...

年輕時960我鍾情於curzon, 但是隨著年紀大了, 我終於知道人無法用一單一一個面向來看音樂, especially schubert.

那一天F老的960瘸時震動我的心弦, 但是我知道其情其景也有加分的作用.

我的朋友阿密有這張唱片, 我在他那裡聽過, 我很喜歡, 不過我的LP版本太多了, 聽CD的機會就少了. 有時, 一個版本是非有不可, 有時聽過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