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13日 星期五

幸福的人生

孟德爾頌據說是個幸福的人, 出身銀行世家, 自小沒有為錢擔過心. 這樣的人不能寫出好音樂嗎?

Mendelssohn_1206



至少我的好友就說他的音樂聽過就算了, 很難留下深刻印象, 也不會想多聽.

我的經驗卻不是如此. 在他的作品裡, 交響曲如Reformation與Italian我一年裡總是會拿出來聽一兩次, 我還常聽他的大提琴奏鳴曲. 鋼琴曲如無言歌也是大家耳熟能詳的吧! 他的作品就是光輝與幸福, 深刻就一定要像Beethoven或Brahms一樣嗎? 深刻不可以是深深的幸福嗎? 我最喜歡的莫過於他的八重奏, 反而是他最出名的小提琴協奏曲我常是被迫聽的, 因為它老是跟老柴或布魯赫的尬在一起.

說到八重奏, 4 violins, 2 viola, 2 cello. 音樂是綿綿密密的, 沒有明顯的旋律, 可是旋律卻也處處都在, 層層疊疊的絃樂, 把主旋律經過改造後如蓋一個迴轉樓梯一樣, 上轉再下轉, 極具趣味與緊張性, 和聲與對位的手法交織得很棒. 我第一次聽維也納八重奏的DECCA錄音就迷上了這曲子, 多年來買了幾個版本, 還是最鍾愛這個演出, 直到遇到Mehta這個以絃樂團的錄音. 它是不能取代維也納八重奏的DECCA錄音在我心中的地位, 可是也因為樂器數多了, 聲音更綿密, 更符合一個音響迷的重口味了, 加上DECCA慣有的味道與龐大的空間感(我覺得好像是造出來的), 這變成我最常聽的版本.

孟德爾頌值得我感念的還有兩件事. 第一是要不是他, Bach的馬太受難曲不會這麼早被發掘出來或根本沒有見天日的機會, 而 Bach的馬太受難曲是我最喜歡的宗教音樂, 在心情低落時, 馬太受難曲是我常拿出來放的音樂. 其二是他與姐姐Fanny手足情深, 這點跟家姐與我的情況類似, 在Fanny過世後不久, 也傷心去世, 年僅38. 情到深處轉為薄, 我想他的音樂也是如此, 若非深情之人, 怎能體會馬太受難曲的內涵?

4 則留言:

lyyoung 提到...

幸福並不是一個錯誤
沒有衣食煩惱的人所憂慮的事情可能更深遠
創作出洋溢幸福的音樂的音樂家其實生活並非是如音樂一般

多情絕對是一種苦
過度的幸福
也可能是心靈的一種試煉
特別是對一個感情豐富敏銳的人....

ARWEN 提到...

我也在想, 一個人人看似幸福的人, 未必心裡真是幸福, 也許孟德爾頌假如多活20年, 那麼我們會多知道他的內心一點, 也許他的音樂也會有另一番面貌.

Max 提到...

我常在孟德爾頌的音樂中聽到深刻之處。
我們一般人,日子平順,
但偶爾也會來個今夕何夕之慨,
所以孟德爾頌音樂中的淡淡感懷,
其實也蠻對味的。

第一次知道孟德爾頌在姊姊過世後,跟著傷心而逝,也感覺非常的震撼。

ARWEN 提到...

在平凡中見深刻. 我們也常在Mozart那一片愉悅之中發現哀思. 對比下比一連串哀傷更加深.

我完全可以體會這種手足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