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13日 星期五

SChumann+RachmanInov+rAvel+choPIN= SCRIAPIN

平常我不太會去聽Scriabin的曲子, 但是我最近喜歡上Berman的彈奏, 所以當發現架上有這一張片子時, 我放了一次, 初時聽不太有感覺, 但是因為忙, 此張片子就一直是放在盤上, 進了辦公室就隨手放, 如此聽了多次, 聽出一點味道來了.

Scriabin_1206



我看了一下解說, 作者一直強調他跟Chopin的關係, 我覺得是有啦, 可是這看人彈, 我的另依張蘇可洛夫的就像Chopin多一點. 此外, 因為我很喜歡Rachmaninov的作品, 收了他的練習曲, 前奏曲與樂興曲等甚麼的, 此刻, 我聽到的是Rachmaninov的語法, 看來要離開人血液裡流動的東西還真不容易, 雖然Rachmaninov當時覺得Scriabin有點瘋了, 可是拉氏自己不也是有點瘋癲嗎? 不過Scriabin的作品正如解說裡講的, 他的多樣性讓人聯想到顏色, 彈奏者需要以極佳的觸鍵與踏板才能呈現出這種多樣性, 此點又讓我覺得像是Ravel(因為和徳布西所在的光譜位置不同)了, 我不知道Berman這點作得夠不夠好, 我也在想法派的鋼琴家不知道會不會談得更好呢? 不過至少Berman可以讓我聽出味道來. 聽到後來, 我覺得他的語法又很像Schumann, 同樣是讓人抓不太住旋律線, 同樣是有點隱諱, 同樣是有點錯亂, 我想可能他們都有點瘋狂吧?

最後提一下, 這張片子的錄音不是飽滿型的, 有Melodya的片子的人應該知道我再說甚麼. 雖然這對我而言並不構成接觸這樣複雜的音樂與聲音的障礙.

So. SChumann+RachmanInov+rAvel+choPIN= SCRIAPIN. 看出來了嗎? 聽出來了嗎?

8 則留言:

G 提到...

我跟 Scriabin 有點關係。

多年前有親友介紹一位甜美的布宜諾斯艾莉斯音樂學院的鋼琴姑娘給我,那位美女聽我談賞樂歷程至 Scriabin 段時,漂亮的眼睛頓時又圓亮了起來。似乎,她眼前的候選人已佔到了有利位置...

無奈年輕總是不懂事,徒添鵲橋天邊往事矣。


聽 Scriabin 定要朝向火焰面聖(註)。


註:《Vers la flamme》Op.72

ARWEN 提到...

你可以來講一下這曲子與推薦一下版本嗎?

Max 提到...

我有一張Berman現場演奏Scriabin幻想曲的CD,真的很棒!
我喜歡Scriabin的前奏曲與練習曲,可惜版本不多,多是選曲,例如霍若維茲和普拉特涅夫的CD。後來naxos出了前奏曲、練習曲與馬祖卡的全集,雖然演奏者不是大卡,但已把Scriabin音樂的迷人之處稱職的呈現出來了。
Scriabin的奏鳴曲,可供選擇的版本就多了,不過,我比較喜歡前述的那些小曲。

ARWEN 提到...

我選這張是因為這曲子可以表現出Scriabin的多樣性, 他的短曲似乎格局就小一點, 但是迷人多了, 我在想他為什麼不紅, 大概是他的語法還沒辦法給一般人接受吧! 再加上他死得早, 所以還沒能發展成像是蕭邦一樣.

ARWEN 提到...

無論他能死得多晚,都無法發展成像是蕭邦一樣。

蕭邦是人,才氣縱橫的人,熱愛人的氣息。史氏根本不關心這個,他醉心一個神祕難解的精神世界。聽一聽《Vers la flamme》試嚐一嚐他的神祕心腸,驚懼且動魄。

他的譜(score)像中國人說的符似的,我想,鋼琴家第一次視奏可能會被發出來的聲響嚇一跳。要理出一條路子彈它們,要有些 indulge 的嘗試,像 Richter 和 Horowitz 那樣;devote 像 sofronitzky,是更有天賦了,或者說,跟這些曲子更有緣了。

更有緣,也就更排他了,以致生命亦陷於神祕難解。

ARWEN 提到...

G:

我喜歡indulge 這個形容. 確實, Chopin更像人, 要讓人了解比較容易, 像是顯教, Scriabin更像密教, 要嘛你就信, 信到骨子裡頭. Scriabin的譜子跟當代作曲家比應該算OK, 當代作曲家的東西, 除了鬼畫符要他解釋外, 還要懂一點電腦語言.
聽Scriabin的過程相似於我聽晚期Schumann的鋼琴solo, 後者對我而言毋寧是更難解, 前者還有色彩可供欣賞, 還有聽音聲與音響的純樂趣, 後者是colorless的, 讓人聽來不知所措, 但是在快聽不下去之餘又留有一點clue要你追下去. 這樣的人要怎麼與之相處. 我有兩套, Arrau與Demus的, 後者比較齊, Arrau還可以用他的溫厚來稍解, Demus就赤裸裸地不加修飾, 用琴聲來逼你, 叫人不知怎麼辦? 有時在想, 聽音樂需要搞成這樣嗎?

SC開頭的還好有Schubert.

ARWEN 提到...

阿聞,

你寫的東西一如你說的話,有細膩的觀察,也有活潑潑的至情,有趣且珍貴。

G 提到...

Sorry! 上面是G寫的, 不是阿聞!